狹縫學運

本港八間資助大學,今年只有理工大學的學生會成功上任。中文大學本來亦有學生會當選,但學生與校方立場嚴重分歧,校方拒絕承認學生會,學生會最終選擇辭職。在現時的社會環境下,學生運動是否仍有前路?學生會日後應如何定位?